枕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枕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移动反腐漩涡瓜藤马力牵出60人名单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2:10 阅读: 来源:枕套厂家

对电信行业很多人来说,2011年的这个夏天注定要被铭记。

5月22日,知情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仅涉案的中移动数据部副总马力,就已经牵出超过60名涉案人或案件知情人。这些人广泛地分布于政府、运营商、增值业务厂商,乃至更多层面。

同时,从5月初开始,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入驻三大运营商展开调查,其严密程度堪称史无前例,与运营商关系紧密的SP全都被一一排查。与此同时,运营商的对外合作政策也开始调整,以降低贪腐风险。

消息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中移动旗下的卓望控股CEO叶兵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业务关联公司无限讯奇、高阳圣思园等公司高管也已被带走协助调查。

“瓜藤”马力

来源可靠的消息称,中移动数据部副总马力,极有可能成为引发新一轮地震的震源。

今年3月底,马力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很快返回上班,但不久后再次被带走“接受调查”,自此一去不返。

马力的涉案原因目前尚未公布,中移动也尚未对其进行正式处分,但据知情人士透露,马力的落马已成定局,悬念只在于最终的刑罚结果认定。

一位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马力被调查的线索来自于过去两年的多起贪腐大案:2009年12月,原中移动党组书记、副总裁张春江被中纪委带走调查;2010年3月,中移动无线音乐基地总经理李向东突然出逃加拿大;6月25日,原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也被带走调查。

以上诸案目前均未最终落定,但已被业界视为“窝案”——通过私交人脉、职务便利、中间人协调以及影子公司利益分配等诸多手段,建立起的一张贪腐巨网(详见2011年5月16日《财经国家周刊》报道《电信反腐与监管之变》及2010年3月报道《中移动“空中灰网”》)。

运营商人士透露,马力早年从广州移动的学徒做起,因为业绩突出,后来曾升任广州移动高管,后调任广东移动,最后进入中移动数据部。此前一直分管无线音乐基地在内的多项关键业务,在前述数案爆发后,因无线音乐基地暴露出的问题线索,进入有关部门的重点排查名单。

接近马力的人士说,马力做事缜密,对外低调,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马力曾向朋友回忆说,从做学徒时师傅就有教诲:“别看别人吃喝送礼痛快,只有当你退休后,别人还愿意跟你吃饭喝茶,才是真朋友。”对于马力的涉案,他的一些朋友甚至都感觉惊讶。

而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在前期的调查中,马力涉案金额可能超过1.1亿元,并牵出总金额超过3.5亿元,至少60人的涉案人或案件知情人名单。这意味着,顺着马力这根“藤蔓”,一批“毒瓜”将逐渐暴露。

不过,这份名单中谁将最终落马,仍然有待有关部门清查。一位内部人士透露,这份名单中,可能有很多人属于“协助调查”,即与贪腐案情有关、但自身并不涉案的人员,他们接受问询的主要目的,是为办案机关提供协助信息清查案情,如果在问询或进一步调查中发现问题,才会转为存在涉案嫌疑的“接受调查”。

“一般情况下,一个案件中会有大量人员协助调查,但其中绝大多都会平安返回工作。”该人士说。

一个例子是,5月中旬媒体曾报道称,空中网CEO王雷雷已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但据该人士透露,其实王雷雷只是为有关部门确定部分名单协助调查,并已于日前返回正常工作。

叶兵被查

第一个被摸出的“瓜”,是中移动旗下公司卓望控股CEO叶兵。消息人士透露,5月18日,叶兵也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

据消息人士透露,叶兵涉案的线索正是来自于马力案。

在中移动内部,叶兵资历深厚,早期曾任中移动数据部总经理,2005年调任大客户部总经理。2008年,为进行移动梦网的“二次革命”,加强中移动在无线互联网领域的竞争力,叶兵被调任卓望信息CEO。

“无论是数据部总经理,还是卓望CEO,都是中移动增值业务体系中最具话语权的大员。”一位运营商内部人士说,如果叶兵最终卷入漩涡,还有可能引发更大震荡,并将对中移动的数据业务体系带来冲击。

从2000年开始建立的卓望,一直是中移动最重要的子公司。卓望其实是业界对卓望系多家公司的合称。这一系公司的主体是“卓望控股有限公司”及其旗下4家子公司:卓望数码、卓望信息网络、卓望信息技术暨梦网运营支撑中心、139社区。在过去的10年中,卓望系先后成立了数家公司,并有多次业务体系调整,但始终是中移动增值业务的支撑体系核心,在中移动内部和SP圈子中更一直被称为“小数据部”。甚至其他SP接入中移动,第一个打交道的都是卓望而不是数据部。

“卓望是SP与中移动打交道的最直接桥梁,这也意味着,如果叶兵涉案,有关部门在SP领域的电信反腐将有可能找到新的突破口。”

在李跃履新中移动CEO后,从今年初开始,中移动已经着手对卓望进行重组,将原卓望控股的4家子公司合并为一家卓望信息,将原有业务划分为8大事业部进行管理。据悉将收回飞信业务运营权由集团直接管理,仅将运营支撑职能留给卓望信息。与此同时,卓望旗下多个业务与集团的分成模式也改换成固定支撑模式。

运营商人士透露,调任卓望之后,叶兵一度为卓望设计了宏大的“构想”:中移动2010年增值业务收入达1514.35亿元人民币,占集团总收入的31.2%,而作为拥有中移动最赚钱的增值业务且独立运营的卓望,也计划将于2010~2010年独立上市,并成为中国排名前十名的互联网公司。

田涛协助调查

围绕中移动这一被调查的风暴眼,更多的关联公司也成为被调查的重点。 “我现在正在考虑未来怎么办。”5月19日,无限讯奇公司员工何东(化名)坐在《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对面,眼望咖啡馆外连绵的雨丝。

在何东看来,严密的反腐风暴和中移动的政策变化,即将令这家一度走到上市边缘的公司陷入泥沼。

按照官方说法,无限讯奇是中移动的独家合作伙伴,承建中移动的12580综合信息服务门户及运营支撑平台,构建国内第一个基于语音、互联网、WAP、短信、彩信、位置服务的综合信息服务门户。

何东告诉记者,不久前,无限讯奇董事长田涛和另一位高管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田涛很快返回公司办公,但另一位高管至今仍不见踪影。据消息人士透露,有关部门传询无限讯奇高管,也与马力案有关。

根据公开信息,除无限讯奇外,田涛还担任《投资与合作》杂志总编辑,并在国内多家机构和公司担任董事、顾问。

清查“125”

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另一家中移动的合作公司高阳圣思园也已经受到有关部门调查。

消息人士透露,不久前,高阳圣思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李晓光也曾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这也与马力案有关,但因为是协助调查,所以李晓光是否涉案还难下定论。目前,李晓光尚未返回。”5月22日,该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据《财经国家周刊》了解,高阳圣思原是香港上市公司高阳科技(HK.00818)的子公司。高阳科技上市于2002年,年产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是中国最大的系统集成服务商之一,在金融、电信、保险等行业的软件和系统服务市场拥有很大份额,旗下有多家子公司。

其中,高阳圣思原是中移动IVR(语音增值服务)平台的合作商,从2003年10月份开始,就负责该平台的建设与业务运营,其他SP要接入、运营IVR业务,乃至与中移动进行结算,都需要通过高阳圣思园。目前,新浪、腾讯、空中等SP有大量业务仍在该平台上运营。

此外,在中移动的手机支付业务上,高阳圣思园也是唯一的全国账户平台开发和运营维护商,可以获得该业务的20%分成。

业内人士表示,与无限讯奇类似,高阳的盈利能力高度依赖于中移动的平台及业务推广进度。

“可以注意到,目前被调查最多的,还是与中移动关系紧密的,有业务支撑功能的关联公司。”何东说,这类公司的业务主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都有“125的字头,比如无限讯奇的12580,高阳圣思原IVR业务的12590,以及2010年因李向东和李华案受到关注的无线音乐彩铃业务 12530”。

根据工信部2009年12月公布的《电信网编号计划(2009年版)》,中移动已备案的125字头的业务近30个,从个人业务、集团业务到国际业务,从语音、视频电话到增值业务,都包括其中。

目前,中移动受调查的“125”字头业务有多少正在调查,尚未有明确统计。

关联公司命运成谜

在受到调查同时,这些公司与中移动的合作也开始出现变数。

这一变数始于2010年的中移动高管调整。新任总裁李跃履新不久,就提出了全新的采购和增值业务发展思路,从“小数据部”卓望,到“125”字头业务的支撑公司,都全面整顿梳理:调整支撑服务商协议年限,所有新签协议采用一年一签;将利益的分割方式由业务分改为固定劳务费等。

其时,李向东案与李华案刚爆发不久,以上举措因此被视作中移动清理贪腐积弊而对增值业务体系进行的制度维新。

这一变化令诸多的关联公司命运笼上阴霾。

以无限讯奇为例。在外界看来,无限讯奇的盈利模式应该与很多商旅公司和手机搜索公司类似,用户拨打12580查询信息,无限讯奇则通过搜索排名、广告、分成等方式获得收益。但据何东透露,实际的情况是,无限讯奇同时还有“前向收费”,即与中移动进行话费和信息服务费的分成,而且这部分才是业务收入的大头。

知情人士透露,用户每成功查询一次12580,中移动就要向无限讯奇结算0.16元(2010年5月后已调整到了0.04元),与此同时,用户通过12580成功预定酒店和机票的分成,无限讯奇与中移动按约45:55的比例分账。

“这部分业务其实并不赚钱,费用调整前,语音分成每月只能几百万,现在更少,酒店机票分成的规模也差不多。”何东说,该公司业务量最大的业务,其实并不是12580信息查询,而是《12580生活播报》手机报,以及更多的“类SP业务”。其中《12580生活播报》以生活服务资讯为主,既向用户收取费用(中移动与无限讯奇5:5分账),同时也为品牌厂商提供广告业务,而“类SP业务”其实就是违章信息、生活提示等向用户提供服务内容的业务,中移动负责进行业务推广,收益则由中移动与无限讯奇5:5分成。

何东说,《12580生活播报》的广告分成规模也不大,最核心的收入来源还是严重依赖中移动的“类SP业务”,“每个月中移动结算回来的钱几千万”。

根据工商资料信息,无限讯奇成立于2006年9月,当年没有业务收入,亏损约28万元;2007年业务收入约391万元,净亏损约502万元;2008年业务收入约2200万元,净亏损约728万元;2009年全年销售收入猛增至约3.6亿元,利润约8443万元,净利润约5300万元。

“2008年是无限讯奇与中移动达成合作、12580开始商用的时间,而从2009年开始,无限讯奇的类SP业务得到中移动的全力推广。”何东说。

如今,中移动改变分成模式后,无限讯奇的业绩必然迅速下滑。类似的变化,正在类似的公司中,同时上演。

“现在中移动准备将‘类SP业务’的分成模式改成支撑,比如按照员工人头支付固定的劳务费,你有多少员工支撑,就给你多少钱。”何东说,如果改成这一模式,无限讯奇的业绩必然迅速下滑,“甚至公司明年是否能与中移动续约,都还没有定论”。

不过,在何东看来,这样的调整并不能阻止这些关联公司从中移动处获益,因为关联公司可以采用新的对策,“比如大量扩招员工,并最大限度地压缩工资,赚取固定劳务费与员工工资之间的差额。”何东说。

同时,中移动如何处理与上市公司的业务关系也将令人头疼。“比如说已经上市的神州泰岳,与中移动的飞信、农信通等业务,将直接影响到上市公司的业绩和股价,所以对相关业务的调整也将更加谨慎。”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中移动还必须兼顾其他关联公司,不能说只给某一家或某几家特殊的政策,这也是中移动首先从卓望开始调整的原因。”

代理记账报税

代理记账注册

广州筹划税务机构

注册公司企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