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枕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张老竹床

发布时间:2020-03-04 15:35:38 阅读: 来源:枕套厂家

吴晓明

在我家楼上的储物间里,靠墙立着一张老旧的竹床。说它老,是因为从我记事起,它就是家里重要的一员了。岁月的流逝在它身上留下了很明显的痕迹:原本青黄的颜色早已变成了暗红,两头连接的地方已经断裂,只好用铁丝绞扎固定住,床面上的竹条也断了许多处,豁出一个一个的洞,人一坐上去就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让人战战兢兢的。就是这样的一张老旧的竹床,却伴着我们一家人生活了30多年。

记得孩提时,夏季最惬意的事莫过于躺在竹床上乘凉了。天刚擦黑,院子里家家都把竹床搬了出来。我和哥哥早早洗了澡,趿着拖鞋,焦急地看着母亲用一块湿毛巾把自家的竹床反复地抹干净后,兴冲冲地跳了上去,又赶紧躺下来,划定好势力范围。有时为谁的地盘大一点、谁的地盘小一点争个不休、打个不停,直到母亲出来一人给一巴掌才结束;有时我们又并排躺在一起,望着密密麻麻的星星,遥想夜空的遥远与神秘。而此时,母亲一定是坐在旁边的小凳上,摇着老蒲扇,一边给我们赶蚊子,一边和邻居大妈小声地唠着家常。躺在竹床上,我们渐入梦乡,直到夜深了母亲抱我们进屋。

后来,我读书,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家里生活一天天好起来了,但人口也渐渐多起来了。2002年,因为调动了工作,我的工资增加了一些,结婚后又陆陆续续存了二三万块钱。我和妻子一商量,就拆掉了原来的老房子,在原地基上盖起了新房,又添了一些家具和电器。客厅里、卧室里家具和电器摆得满满当当的。那张老旧的竹床此时就有点碍眼了,我打算把它扔进垃圾堆。母亲说:别,扔了可惜,夏天我还用得上呢于是我又把它搬进了母亲的卧室。七八月份,天热时,就总能看见母亲或半躺在竹床上,吹着电扇,看看电视,或把孙子抱在竹床上,逗弄一番。

2007年,家里建房、装修新房所欠的钱基本还清后,考虑到家里有老人、孩子,冬天冷、夏天热,我又分别给父母的卧室和自己的卧室各装了一台空调。夏天不用再听恼人的电扇嗡嗡声,寒冷的冬夜也不用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了。这时候,我们一家人才品咂出生活真正的味道。装了空调,竹床就没有存在的任何意义了,在征得母亲的同意后,某一天,我把它请进了储物间。

回想起来,这二三十年,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经济实力得到了增强。国家富了,老百姓也跟着得到了实惠。我们一家像中国许多家庭一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最近这十年,不但我和妻子的工资在逐年增加,父亲的退休金每月也多了几百块,连母亲也从去年开始,每月能从银行领到450块的集体制退休工人养老保险金。这些钱看似没多少,不起眼,但对于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来说,它既是物质上的实实在在的帮助,又让人对国家的政策和以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和信心。母亲现在经常唠叨的一句话就是:不晓得我的养老金,明年会不会再增加一点。我安慰她说:能不能增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您能多活一年,就能多领一年的钱啊!这个时候,我总能看见母亲脸上那称心的、满足的笑容。

北京工作服定制

青岛劳保工服制作

河北工作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