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枕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IPO未尽责Facebook与大摩同样面临法律挑战

发布时间:2020-02-11 05:05:23 阅读: 来源:枕套厂家

马萨诸塞州证券监管官员本周一发表声明称,摩根士丹利在安排Facebook IPO过程中违反了一项已存在10余年的承诺,该承诺禁止投资银行家影响分析师。但在实际操作中,摩根士丹利旗下投行人员迈克尔·格兰姆斯(Michael Grimes)在Facebook上市前撰写了一份概要,从而导致Facebook当时的财务主管据此在IPO之前向分析师通报了该公司的营收前景。

马萨诸塞州证券监管官表示,摩根士丹利在IPO过程中不当地帮助Facebook有选择性地披露了敏感财务信息,造成机构投资者和散户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因此该机构应为此负面影响支付500万美元罚款以达成和解。

马萨诸塞州证券监管在声明中称,“格兰姆斯做了他不该做的一切,就差亲自打电话了。”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斯蒂芬·戴蒙德(Stephen Diamond)认为,Facebook在IPO过程中选择性地向银行分析师披露敏感财务信息,而不是向所有公众公布信息,这很容易引发另一个疑问:该公司在IPO前是否已准备充分?

选择性披露敏感财务信息

戴蒙德认为:“选择性地向部分投资者披露信息,必然对其他投资者造成不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应该就此深入调查,找出这其中是否有可量化的数据,即有多少投资者提前获知了敏感信息,而又有多少人浑然不知。”

截至目前,Facebook还没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责有任何不当行为,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其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对此,SEC发言人约翰·内斯特(John Nester)拒绝发表评论,摩根士丹利也没有承认或否认马萨诸塞州证券监管所提出的索赔解决方案。

马萨诸塞州证券监管所的和解方案为解决类似的IPO纠纷提供了一个新的视点。截至昨日,Facebook股票自上市以来已累计下跌27%,从IPO时的每股38美元跌至昨日收盘的每股27.71美元。Facebook因用户众多很受投资者追捧,所以在IPO时增发了股票并提高了原定发行价,但问题在于,散户投资者大多没有接触到摩根士丹利和Facebook披露的敏感财务信息。

集体诉讼

马萨诸塞州的证券监管官员威廉姆·高尔文(William Galvin)在周一宣布了针对摩根士丹利的罚款。他表示,他无权决定Facebook高管在这起事件中是否行为不当,但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更广泛的问题是市场对投资者的公平性。”

密歇根州斯蒂芬·罗斯商学院教授埃里克·戈登(Erik Gordon)认为,马萨诸塞州的这一判罚为牵涉此事的多起集体诉讼提供了先例,法官可能会以此为例来证明Facebook和摩根士丹利在IPO过程中存在误导投资者的行为。

戈登指出:“Facebook和摩根士丹利的真正的赔偿责任还没到来,大量的集体诉讼将会接踵而至。”

S1文件遗漏材料

Facebook曾在S1文件中向所有投资者宣称,移动用户使用率不高可能会影响Facebook的营收,但没有公布具体的细节。而在透露给部分投资者的材料中,Facebook提供了由分析师预测的数据,指出了移动薄弱可能会影响该公司全年营收的具体数额。戴蒙德认为,这是Facebook S1文件的一个重大遗漏。

戴蒙德补充道,这违背了美国于1933年颁布的证券法的第11号条令,将遭致罚款或禁制宽免的惩罚,或者Facebook将不得不退还IPO时向股东筹集的款项。

戴蒙德表示:“在S1文件中遗漏材料是世界上最可拍的事,因为它反映了一家公司在IPO时是否向投资者合理披露了准确的观点。”根据马萨诸塞州证券监管所披露的消息,在今年5月7日IPO路演时,Facebook就第一次出现增长不如预期的信号。那天晚上,Facebook首席财务官(CFO)戴维·埃博斯曼(David Ebersman)告知格兰姆斯,Faceboook第二季度的营收不如此前预期。随后,格兰姆斯向分析师提前透露了这一消息。

信心不足

埃博斯曼曾于稍早前的4月16日在一份简报中告诉分析师,Facebook第二财季的营收预计在11亿美元至12亿美元之间。但5月7日他又向格兰姆斯透露,由于移动端的广告收入表现不佳,因此该公司第二财季营收可能达不到这一预期。此外他还透露了Facebook全年的营收预期为50亿美元。

马萨诸塞州证券监管所称,格兰姆斯随即把埃博斯曼透露给他的消息透露给摩根士丹利资本市场的银行家门。5月8日,Facebook IPO路演从纽约来到波士顿和巴尔的摩,给出的第二财季营收预期为11亿美元至12亿美元区间靠近低端的位置,全年销售额也下调了3至3.5个百分点。

马萨诸塞州证券监管所披露的文件显示,格兰姆斯曾建议埃博斯曼更新营收预测数据,以避免出现信息披露不完全的情况,同时建议更新招股章程,让投资者了解最新的趋势。

分析师会议

美国时间5月8日下午8点10分,Facebook管理层与格兰姆斯、资本市场的银行家以及来自Facebook和摩根士丹利的律师举行了一个电话会议。会上,应摩根士丹利要求,Facebook决定更新招股文件。

5月9日,Facebook的IPO路演来到费城,埃博斯曼邮件通知Facebook董事会已重新提交招股书。此外他还在邮件中透露公司对第二财季的营收预期为11.4亿美元,低于分析师预测的11.8亿美元。

那晚,格兰姆斯与埃博斯曼的副手希珀拉·赫尔曼(Cipora Herman)留在费城的酒店与分析师开电话会议。为了开好那个会议,当时他们还进行了排练,由格兰姆斯扮演分析师。

在S1文件签署后,赫尔曼会像读剧本一样,每个15分钟与分析师核对一次信息,声明Facebook对第二财季的营收预期为11亿美元至12亿美元区间靠近低端的位置。

格兰姆斯的辩解

格兰姆斯称,分析师电话会议进行时他”远离大厅“,听不到任何声音。分析师会议举行了好几场,来自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高盛和花旗的分析师先后参加了电话会议。下午8点半,格兰姆斯与赫尔曼加入了Facebook IPO在纽约的路演,之后又与剩下的8位分析师开了电话会议。

摩根士丹在2003年已承诺禁止投资银行家影响分析师。高尔文对格兰姆斯试图置身事外的辩护不以为然,并指责摩根士丹利违反职业道德,没有监督好员工。

事实上,SEC在证词中曾询问格兰姆斯是否有分析师会议的记录,当时格兰姆斯表示不记得了。但是,Facebook向马萨诸塞州证券监管所提供的会议记录显示,当时的记录员正是格兰姆斯。

Facebook调低营收预期

分析师会议的会议记录手稿上这样写道,”你可以以你的预测为西东指导,我们长期的信念没有改变,但短期内我们发现这一趋势(移动端表现欠佳)将继续,因此我们将第二财季的预期营收调至11亿美元至12亿美元区间靠近低端的位置。“

下午5点3分,Facebook第六次修订了招股章程,数分钟内赫尔曼将高盛和摩根大通的银行家召集起来开会,格兰姆斯也在场。在5月9日的文件中,Facebook只是公布了这一趋势,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数据,也没有公布全年的营收预期。此次会后,几大主要投行的分析师均相应调低了营收预期,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也将预期值从11.8亿美元调低至11.1亿美元。

这份记录手稿还显示,赫尔曼当时称,在接下来的6至9个月内,这一趋势都不会改变,会进一步影响到Facebook全年50亿美元的营收预期,预计会有3%至3.5%的差额。

分析师跟进调低预期

随后,摩根士丹利将Facebook全年营收预期下调3%至48.5亿美元。尽管分析师们已调低预期,但并没有影响Facebook IPO的预期价格区间和股票发行量。相反,在正式IPO的前两天里,其发行价格和发行量均得到提振。到5月17日IPO时,定价委员会决定以每股38美元的最高定价发售股票。

赫尔曼10月从Facebook去职,就任旧金山49人橄榄球队( San Francisco 49ers)CFO。在出任Facebook财务官前,他还担任过雅虎的财务官。

SEC的问题

SEC已询问了Facebook关于移动用户营收对公司总体营收影响的详细情况,并在官网上给予公布。但是,这些信息仍然没能解答一个关键问题:Facebook的移动使用率会对该公司调低2012年全年营收造成多大的影响?

戴蒙德认为:“从这一点来说,SEC要担一些责任。这是一个应该被解答的问题,为什么SEC不清醒清醒,去找出其中的猫腻呢?”

代理记账报税

广州筹划税务机构

深圳代理记账代理报税

广州注册公司代办

深圳代理记账服务

中山工作签证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