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枕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明代秘史明代文字狱种种-【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7:44 阅读: 来源:枕套厂家

迫害儒士制造文字狱案,完全凭主观猜测,没有任何事实根据,而且置人于死地的花样之离奇、手法之恶劣,实在是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归纳起来,其手法大致有以下几种:(一)以附会字加罪于人。当时有一位高僧,法名来复,朱元璋请他吃饭,来复谢恩诗称:“金盘苏合来殊域,玉碗醍醐出上方。稠叠滥承天上赐,自惭无德颂陶唐”。朱元璋见诗大怒:“汝诗用‘殊),谓我是歹朱耶!又谓‘无德颂陶唐),欲以陶唐颂我,而未能也。何物奸僧,大胆如此!”遂斩之(《明朝小史》卷一)。这位和尚虔诚地拍马屁,万没想到朱元璋用字形分解法来加罪于他。又有位擅长书法的中书舍人詹希原,朱元璋命他书写太学“集贤门”额匾,因“门”右直微勾起,朱元璋就挑眼说:“吾方欲招贤,原乃闭门,塞我贤路耶!”遂诛杀,并粉涂其钩(马朴《谈误》卷四)。“门”字右直挑钩,是千古规范书体,怎么到了朱元璋手下就不能挑钩?朱元璋自己所写的“门”字也是“右直微勾起”,这真是太具有讽刺意味了。

(二)用同音方音曲解文义加罪于人。明初名儒卢熊曾为兖州知州,以印文篆书“兖”字类“衮”字,上书请改正。朱元璋看了大为恼火说:“秀才无理,便道我衮(滚)哩”!几被祸(《水东日记》卷四)。卢熊以后仍坐累而死。其他如浙江府学训导林元亮为海门卫作《增俸谢表》,内用“作则垂衮”被诛;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为本府作《贺正旦表》,内用“睿性生知”被诛;澧州学正孟清为本州作《贺正旦表》,内用“圣德在秋”被诛。以上诸条,朱元璋用他的淮南方言读,“则”“贼”同音,“作则”即“作贼”,“生知”即“僧知”,“圣德”即“僧得”,都成了揭他老底的文字。又如怀庆府学训导吕睿作《贺赐马匹表》内用“遥瞻帝扉”被诛,尉氏县学教谕作《贺万寿表》内用“体乾法坤,藻饰太平”被诛,因为“帝扉”同音“帝非”,“法坤”被读为“发髡”,“藻饰太平”被读为“早失太平”,这都是骂朱明王朝短命的字音。甚至“万寿无疆(通强)”、“天下有道(音盗)”,被他读为别字“强盗”,真是蛮横迫害,毫无道理。

(三)疑文字触犯皇权而加罪于人。苏州知府魏观,因在张士诚宫殿遗址上修建知府衙门,犯了皇权忌讳;高启为魏观作《上梁文》,内有“龙盘虎踞”字样,被认为有不臣之嫌,故两人均被腰斩。这欲加之罪而何患无辞的事例还很多,使当时那些颂扬朱元璋圣明的儒士防不胜防,至于那些套用表笺常用文词的儒生更是人人自危,连礼臣学士也不敢撰写为文,不得不请求朱元璋降下格式,以便写作时遵守。朱元璋反而指桑骂槐地说儒生“泥古不通”,委实幼稚滑稽。在中国的文字狱史上,罗织的罪名恐怕没有比明初文字狱更荒唐可笑了。文化素养较低的朱元璋,像乡间算命的盲人,用低级的文字游戏来胡乱附会,迫害儒士,确是地地道道的冤案。因此,从洪武十七年(1384年)到二十九年(1396年)――即他死的前两年,文字狱长达十三年之久,死者不可胜计,不仅摧残了文化,更重要的是禁锢了知识群体的思想。如果说朱元璋在称帝之前,曾有过贤才济济的景象,那么到了他的晚年,则别是一番万马齐喑的萧瑟气象了。“太祖春秋高,多猜忌”(《明史.冯胜传》)。这位年近花甲的垂垂老翁,担心自己一旦撒手尘寰,朱明江山就会被别人夺走,因而对任何人都怀有戒心。他当了三十一年皇帝,仅户、刑二部尚书就走马灯似地更换了八十多人,“终洪武朝,为户部尚书者四十余人,皆不久于职,绩用罕著”(《明史.杨思义传》)。“为刑部者亦四十几人”(《明史.周桢传》)。其他官吏更迭之勤,就更可想而知了。就这样,朝廷文臣天天在忧惧中过日子,“无几时不变之法,无一日无过之人”(《明史.解缙传》)。朱元璋上朝,“若举带当胸,则是日诛夷盖寡;若按而下之,则倾朝无人色矣”(徐桢卿《翦胜野闻》)。京官每天入朝,必与妻子诀别,暮晚回家无事则相庆,以为又活一日。儒臣李善长因与胡惟庸为姻亲而赐死;宋濂因孙子坐冤案而被谪贬茂州途中死;茹太素以抗直不屈“坐法死”;李仕鲁因谏朱元璋惑于僧言,而被武士当场摔死阶下;汪广洋因“在江西曲庇文正,在中书不发杨宪奸,赐敕诛之”(《明史》本传)。王朴因为性格耿直,“数与帝辨是非,不肯屈”,竟被戮死;杨靖因“为乡人代改诉冤状草,为御史所劾,帝怒,遂赐死”(《明史》本传)。类似的例子在史书中俯拾皆是,袁凯、郭兴等人靠着装疯,才捡到一条性命。还有大量的官吏被谪戍凤阳屯田,下放劳动,动辄万数。至于他所发明的廷杖,不知又使多少文人儒士血肉横飞,毙命杖下!

时空召唤无限金币钻石

贝克梦大冒险九游版

西游修仙记h5破解版

游秀世界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