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枕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圳非法集资骗局调查高额利息为诱饵专瞄老年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6 09:46:27 阅读: 来源:枕套厂家

深圳非法集资骗局调查:高额利息为诱饵 专瞄老年人

深圳非法集资骗局调查:高额利息为诱饵 专瞄老年人 更新时间:2010-12-11 6:55:16   12月7日,罗湖国贸商业大厦16楼H房,成立仅一个多月的深圳众联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已人去楼空,法人代表伪造他人身份证件,向老年人非法集资154万元后,突然从人间蒸发。

《华夏时报》记者采访发现,在深圳这远不是个案,租一间百余平方米的办公室,买几张办公桌,招几个工作人员,墙上挂几幅宣传册,就可以畅通无阻地轻松“赚钱”。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复制这样的“成功之路”。

而在他们“成功”之后伴随着的大多是卷款消失;另一边,受高达20%、40%,甚至60%、100%以上的高额利息回报诱惑,越来越多的人在将一生的养老钱、看病钱投入骗局中后则是吃不尽的后悔药。

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涉及非法集资的公司在深圳至少上百家,大部分集中在罗湖国贸、蔡屋围附近,一年的集资额高达30亿元之多。接受采访的多位居民称:“每天都会接到两三个公司的电话,邀请我去喝早茶。”

记者仔细查阅多家公司的备案发现,这些公司基本上都是2009年年底和今年才注册成立的,集资种类五花八门,大多以种植、环保、生物能源等国家支持的新领域作为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公司宣传的生产基地大多设在东北、海南、内蒙古等不容易核实的外地。

一个月卷款154万

连续两天联系不上业务员, 83岁老人李爱国在家里早已坐立不安。

12月9日上午9点,李爱国便拉着81岁的老伴,从南山区西丽医院匆匆赶往罗湖,辗转坐车两个小时后来到国贸商业大厦16楼H房。眼前的景象让两位老人傻了眼,众联公司的玻璃大门上挂着一把大锁,室内已人去楼空,门上贴着两张受骗群众前两天留下的纸条。

眼看着刚刚投进去不到10天的5万块就这样打了水漂,李爱国心急如焚。刚刚出院没几天,他的血压又从110升至了190.

今年初,在小区业主的介绍下,一个叫刘文星的业务员找上了李爱国。11月份,刘文星跳槽到众联公司,改名刘兴,声称是湖北老乡。11月16日,刘兴带着合同到家中看望李爱国,老人说手头只能拿出1万元,刘兴便追问还有多少钱,李爱国又说还有4万元积蓄,刘兴立刻许诺12月可以去海南琼中旅游,顺便看看公司的项目基地,结果诱使老人签了5万元的合同,剩下4万元打了欠条。

记者看到借款协议书上写着:“李爱国以自有合法资金与众联公司构成合作,众联以出让公司一体化项目内部股份进行,每股为1万元,股权收益为16%,有效期为半年,每月收益1340元。”

11月28日,李爱国按照刘的要求,带着4万元现金交给了公司。就在这一天,众联公司还在某酒店举办了300人的宴会,每申请投一万就可以炸一个气球,里面都有三百五百不等的红包,老人们的投资热情高涨,当天炸了一百多个气球。

12月2日,刘兴来电告知老人:“外面传我们是非法集资,公司需要避避风头,董事长说放假几天。”5天后,李爱国打电话给刘兴时,话还没问完,刘兴就挂断电话,此后便一直关机。

根据罗湖区南湖派出所查证,众联公司没有任何营业执照,公司财务章都是伪造的,而法人代表程国利的身份,除了照片头像是其本人外,身份证地址、号码和名字都是伪造别人身份。

记者从警方掌握的资料了解到,与李爱国遭遇相同的共有六十多位,投资金额最多的是20万元,而投资者全部是老人。公司从10月27日开始与客户签订合同,到11月30日,在一个月有余的时间内,签订合同金额已经达到204万元,实交金额154.2万元,等不及回收剩下的资金,公司就卷款逃跑。

高额利息诱饵

多位投资众联公司的老人告诉记者,他们投资的远不止这一家,认为分散投资可以降低风险。每家利息高低不等,高的达到60%、90%,常见年利息20%-40%之间,高出银行十倍以上。

张爱莲老人在2008年时投资过飞镖公司5万元,仅收到3个月利息,公司就卷款逃跑了。受了教训似乎并没长太多见识,张爱莲面对集资公司高额利息的诱惑,依然无法抗拒,今年又瞒着家人将所剩的养老钱全部拿出来投了3家,包括众联公司3万元、深圳金源矿业投资有限公司5万元、深圳何氏众福农业开发有限公司2万元,加起来每个月的利息收入有三千多元。

记者调查了解到,这类集资公司都把目标群体对准了老年人,因为老人有闲置资金,有空余时间,且对各类投资宣传没有分辨力,很容易被蛊惑。

“我退休工资只有一千多元,看病的钱又报销不了多少,银行利息太低,其他投资比如理财产品又不懂。”张爱莲向记者坦言。

在深圳何氏众福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被曝非法集资后,12月8日下午4点,记者前往其位于罗湖区新闻大厦2号楼409办公室,只见百余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吵得沸沸扬扬,不少老人在听到传言后前来咨询,几名工作人员一见记者是年轻人就往外赶,并谎称他们只是旅游观光的公司。

但记者当场从一位老人那里看到了他在10月下旬与何氏众福公司签订的借款协议,公司向老人借款2万元,共付利息2400元,投资期为半年,每月领取利息400元,加上补助津贴266元。

11月7日下午,记者在深圳市拜柏斯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听到有经理正在与几位老人商谈:公司今年10月26日才成立,投资回报率开始定位60%,但太高反而会让人怀疑,便改为36%。公司董事长周娜贝说,公司现在没产品卖,前期是先成立老年人俱乐部。

位于罗湖区京广大厦29层的深圳春宇投资有限公司,集资名目是“联合建房”,公司宣称董事长陆振宇在沈阳市辽中县有一块20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地由工业用地转为住宅用地,需要补交8000万元的地价。该公司行政总监郭军说,如果投资20万元,建房三年后客户能保底拿到50万元,最高达75万元,但只有投资了20万元以上的客户才能去沈阳看公司的资产项目。

记者翻看对方拿出的一堆红头文件的最后一页发现,公司所说的这块土地,是由一个叫王维国的人授权委托给陆振宇处置融资开发,但仅仅是授权,春宇公司根本不能拥有补交地价后土地的所有权。“你看得可真仔细,老年人才不会在意。”郭军对主动找上门的年轻人十分警惕。

被广泛复制的骗局

简单的草台班子,美好的投资图景,背后则是一个个被复制的骗局。

据当地媒体报道,类似的非法集资公司在深圳有102家。但实际上远不止这个数目,仅张爱莲向记者数出公司名称和办公地址的就有三四十家。

据记者调查,这类集资公司手法大同小异,先从各种途径收集到老年人的联系方式,如医院的门诊信息表,或者到公园、菜市场发传单,然后组织老人喝早茶、免费旅游,这期间他们会找一切机会了解老人的情况,如财产收入、兴趣爱好,有没有炒股或买基金等。然后宣讲公司的生产线、总资产、未来的宏图战略,公司想扩大生产规模,但在资金上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向社会融资。

从2008年飞镖公司、2010年初卷款的内蒙古罕特罕酒业公司以及日前卷款逃跑的众联3家公司来看,每家公司每月平均集资额在250万元左右,按100家计算,每年的集资额就能达到30亿元。

据广东深和律师事务所律师余祖舜透露,他身边就有人是搞非法集资的,他们拿着这些钱去投资煤矿、股票等,如果投资亏空,公司破产,最后就只能申请破产。

此外,改头换面是这些集资公司的惯用伎俩。记者前往深圳市金源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融汇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公布的办公地址发现,融汇通公司已经换了“马甲”,摇身变成天邦集团,并成立6家子公司,其实都是一套人马,而业务员也会经常更换姓名和身份证。

政府部门疲于监管

非法集资如此猖獗且屡屡得逞,政府监管难辞其咎。

向社会不特定的公众群体集资,显然是扰乱了金融市场秩序,但深圳银监局表示,这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他们只监督银行,应该向监督局投诉。

“我们也接到过举报投诉的,但大部分公司都有注册,他们的行为是公司经营范围内,不属于我们管,要向公安局报案。”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局也推诿责任。

而深圳经济犯罪侦查局人士则对记者称,当公司没卷款逃跑时不算犯罪,且必须要有很多人举报公安局才可能去监管。

12月8日,韩女士在得知众联公司的投资受骗后,便前往另一个投资地点佳大要求退款,虽然合同上已经写明,任何一方私自解除协议,需要扣除20%违约金,但已经将钱收入囊中的佳大公司却坚决不肯退款。

余祖舜告诉记者,向不特定的对象融资就是属于非法行为,这些集资手法都是以合法的形式掩藏非法的目的,变相吸收公众存款,这种形式十分隐蔽,不易受到监管,只有等到公司卷款逃跑后公安机关才介入调查,但结果往往是钱财已经被挥霍掉,投资者血本无归,这比非法传销更危险。

余祖舜说,公安局在接到举报后,是应该介入管理的,但公安局往往疲于受理立案,甚至在出事后,不愿意升级到刑事案件,只是作为民事案件处理了事。

相关文章:

盘前:美10月贸易赤字缩小美期指上扬北漂小伙建蛋形小屋续:希望蛋屋获官方认可66岁患脑血栓老人曾跳进冰窟窿救孩子泰科电子今天宣布完成对ADC的收购福利中心面临拆迁老人因家人不愿接走无处可去三家公司二次上会成功创业板公司因何改变介入重组股切莫忘风险女子称被同事传染乙肝后遭裁员告公司索赔17万中电光伏优化产品结构出货量增长可期老人车祸中大脑受刺激错走六千余里寻子

发电机出租商丘发电机租赁价格

鸡西市地磅无人值守称重系统

风景区景观造雾系统景观人造雾系统代理

武隆县仪器仪表计量外校通过CNAS检测机构欢迎来电

风机盘管型号齐全凯亿风机盘管厂家

栾川县处理850制粒机价格

常州阅报栏公告栏宣传栏广告橱窗制作定做订做

环氧地坪漆的工程

辽宁依维柯宝迪C型房车豪华内饰

大同钴酸锂废料回收行情走势